蒸汽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文档内容页

文档详情

对话零尼品牌河马HIPPO:雾化是一种手段,并不限于电子烟

搬运工 格物最前线 2022-02-14 17:04:39 电子烟品牌新闻718
新政的落地,让零尼古丁产品得以和电子烟解绑,也因此拥抱了更广阔的应用前景。医疗、保健、理容、潮品......零尼古丁的枝蔓正在延伸至多个方向。

而近日在与河马HIPPO的产品经理赵航对话时,对方提到,HIPPO的二代产品气体口香糖,源自他们对未来的零食或者说零食概念的理解。

其底层逻辑,是通过高科技手段,以吸食的方式提供一种味觉替代,以满足未来人群减糖降糖、追求健康的潮流。这其实等于河马HIPPO回答了那个经典问题:“零尼古丁产品是替烟还是代糖?”

与此同时,我们可以从中读到另一层信息,那就是雾化这一底层技术的多元可能。

雾化是一种技术手段

自古以来,吃、喝、吸入都是人体摄入能量最基本的三种方式,不过不同于吃、喝的高频率应用,吸入的作用场景至今相对有限。

关于吸入的大面积探讨,是与电子烟相关监管政策的落地同步开始的。以草本雾化为代表的零丁产品开始抬头,仁和等药企的高调入局,让雾化大健康这一沉寂的赛道得以放大声量。

雾化技术被视为健康科技的重要组成部分,治疗呼吸道疾病吸入制剂的关键载体。除了赋能医疗领域和传统烟草企业,雾化技术的多场景应用,也发酵成热点选题,吸入由此有了更多的发挥空间。

HIPPO的创始团队由资深的互联网人组成,对“用互联网重塑传统行业”的打法屡见不鲜。在他们看来,雾化和互联网一样,本质上是一个基础工具

作为一种系统的技术应用,电子烟只是它的一种呈现方式,呼吸治疗亦然,零食同样如此

互联网可以“+”一切,雾化技术又有何不可?他们目前已经在验证自己的逻辑

以口香糖为例,常规的途径是咀嚼,主流的替代方式是口喷,可咀嚼存在口感衰减严重的问题,持续性较差,且不易处理。而口喷又无法很好地进行口味还原,也无法提供与口腔接触的满足感。

这时利用雾化技术,将口香糖的口味吸到嘴里,就达成了口感和触感的平衡。

HIPPO还举了另外一个例子,他本人是资深的碳酸饮料爱好者,因为担心摄入过多糖分,经常用元气森林和零度可乐代替含糖饮料,但实验结果已经证明,代糖的心理安慰作用大于实际效果。

这时选择饮料口味的雾化棒进行味觉替代,也许就成了追求健康的最优解。

因技术所限,HIPPO目前在雾化零食赛道的布局,主要集中在代糖这一种场景。不过HIPPO的产品经理赵航刻意强调,吸入性零食只是一个方向的思考和打法,雾化技术的应用还存在相当大的想象空间,等待入局者开拓

口感还原和技术储备是支点

利用雾化技术,在某个特定场景或特殊时段满足某一群体对零食的需求,本质上是一种暂时性的小范围补充。它的受众,是那些口味成瘾的人群。

目前不少从业者认为,成瘾分为多种表现形式,有人因尼古丁成瘾,有人为甜、凉等口感成瘾,有人单纯因为吮吸这一种动作成瘾。这也是零丁产品存在市场的根本原因——尼古丁并不能主导一切

口味成瘾的威力在某种程度上是被低估的,因为开放式设备的存在,美国对电子烟的禁令,往往就是对某个口味的限制。耶鲁大学的研究人员也曾在《欧洲神经精神药理学》上发表研究结果,认为“甜味加香电子烟比尼古丁更易使人上瘾”。

如果只是服务口味成瘾者这一个群体,雾化技术的应用场景,在理论上确实是无限的不过正如HIPPO的赵航所说,此时口感的还原和背后的技术储备就成了赢得市场的关键

零尼古丁产品存在技术门槛,对萃取技术有较高要求,棉芯和陶瓷芯在稳定性和层次感上,各有其短板,功效成分的提取率,也不是时刻都有所保证

再进一步说,试图以零丁产品作为零食或其他摄取物的补充乃至部分场景下的替代,无疑对品牌的口味还原提出了更高层级的要求。

根据HIPPO向格物的介绍,当前他们在业内独创了大冷凝腔、多重过滤、繁复进气等技术,能够在口感还原度、醇度上做的更好。可如果他们的目标是“以假乱真”,显然还需要不断加大研发投入,保持技术迭代。

对于一个新生儿,人们有无数理由认为他未来可期或毫无希望,对于一条新赛道,从业者也会为其赋予或真实或臆想的光环,唯有时间能验证一切。

XPer电子烟海外营销
【腾讯云】境外1核2G服务器低至2折,半价续费券限量免费领取!

文章评论

Cancel the reply
Login Participate In Comments

Review(